长日光阴h - 言情小说 - 柳色卿卿nph在线阅读 - 爹爹缓慢抽插,只为让女儿更空虚(高h伦jian调教福利章节)

爹爹缓慢抽插,只为让女儿更空虚(高h伦jian调教福利章节)

    “呜呜呜,爹爹……”

    卿卿哭得嗓子都沙哑了,柳庆在性事上一向宠她,偶尔发疯,却都是动了真格。她未必有多疼,却也是真真切切的被柳庆不管不管的态度伤了心。

    柳庆许久没沾她的身,也不曾疏解过,被她这么一刺激竟有些收不住,储存大半月的jingye量多而浓稠,喷射而出,直接把小女儿那小小的胞宫和花道灌满了。被她这么一哭,心里也涌上了些许愧疚。忙抱着人诓哄。

    他嘴上心肝乖宝的喊着,却不舍高潮后遗留下的余韵,将射过后半硬不软的yinjing抽出来。享受着xiaoxue里丝滑绵密的挤压与触感。还是经过卿卿的再三催促才从她身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小侍就这样亲眼看着,堵塞xiaoxue的大jiba缓缓的从那被cao得通红糜烂的嫩xue里抽离,随之带出大股大股的jingye,不断的从xue里涌出,白花花的一片糊满了逼口。心里具是又酸又妒。却也被这yin靡的一幕刺激得下体越发肿胀。

    等卿卿抽哒抽哒的哭完回过神,柳庆下面已经再次抵住她了。

    这次他也不含糊,射过一次他已经没那么容易把持不住了。直接玩起了花样,大手一翻,人就给他从后面摁倒在了塌上,

    这是一个明显的邀宠的姿势,被cao得浑身绯霞晕染,意乱情迷的少女,跪趴着,翘臀高高撅起,身前两团丰满柔腻的奶儿宛如水滴垂下。从后面还可以清楚的看到粉嫩的雏菊,和淌着jingye的xiaoxue,让两个小侍看直了眼。

    yin乱归yin乱,但是......真他娘的好看!

    “爹爹......别这样,暮云暮雨,你们快出去。”

    柳庆不为所动,大手捏住她的玉臂,反剪到身后,身下巨根慢慢靠近她的身后......

    “乖乖,别动,一会儿就好。”

    胀大的男根再次温柔而坚定的没入了她的体内

    柳庆射了一次并不着急要她,一手包住她饱胀的乳儿揉搓,一手握着她的小腰,缓缓的挺动着腰杆,巨大的guitou正抵着她的花心,时不时的旋转研磨,与其说是满足她,不如说是挑逗更合适。目的就是为了把她的yin意调动起来。

    他九浅一深,一边缓慢的律动着,一边指挥着两个小侍,过去抚慰她。

    不多时,卿卿胸前两团便被两人一左一右占据了。

    下面被父亲霸道的填满,身边还围绕着一左一右的美男小侍。

    luanlun的羞耻加上多人的刺激,让她频临崩溃。

    “呜呜,不要看看我……”

    清丽的少女匍匐在男人身下,粉嫩的xiaoxue艰难的吞吐着男人的巨根,娇小的身子似乎难以承受男人的撞击,哭得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看着心上人儿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,暮云疼惜的亲了亲她眼睛:“别怕,我们不看你。”

    卿卿感受到他的疼惜,主动和他交换了一个湿热的吻。

    暮雨看着两人若无旁人的缠吻,嫉妒得眼睛都红了。附身在高耸雪腻的双峰上亲吻,舔?起来。

    卿卿上下失收,在三个男人的侍候下溃不成军,下面宛如失禁,大股大股的水液,顺着两人交合的部位沿着大腿滑落。

    xiaoxue里仿佛有千万张小口,无微不至的侍弄着男人的命根子。

    柳庆完全不为所动,等她挨过这一阵,便又继续不紧不慢的挺动着,挺着大jiba恶意的对着那些敏感点又磨又蹭,研磨旋转棒身,却又点到为止,撩拨又不肯满足。

    被父亲如此yin靡的挑逗着,xue里的媚rou越发叫嚣着,渴望得到更加大力的抽插满足,但此时的卿卿却不敢大声说出自己内心那些不敢见人的yin荡诉求,因为她的两个小侍还在一边看着呢,当着自己的小侍对自己的亲身父亲求欢,这是luanlun,是驳逆,是绝对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她只能生受着这非人的折磨,任由自己被三个男人玩弄着。

    见女儿一脸负隅顽抗,死不松口的模样,柳庆并没有着急。

    “卿儿又不听话了,呵,爹爹记得告诉过你,想要什么,就自己争取。来告诉爹爹,想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着,巨根在她体内十分带有暗示性意味的一顶。

    卿卿眼儿都迷离了,被这一顶顶得差点没忍住求饶。不过还是咬牙忍住了。

    两个小侍眼见着小姑娘的嘴唇都快咬破了,都忍不住心疼了。

    柳庆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看来爹爹的已经满足不了我的小sao宝贝了,他们都是精心培养出来伺候你的,这样吧,你从他们两个当中挑一个来侍寝吧,想好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再动了,任由大roubang在她体内激动的一跳一跳的。

    他在等待更yin乱的事。

    卿卿匍一睁开水凌凌的眼睛,便看到两个小侍正挺着胯下怒张的性器,期待的看向她。似乎正在等待她的挑选。

    她的登时红了脸。

    暮云暮雨是两兄弟,从小跟在她的身边,感情非同一般,平心而论,暮云俊秀沉稳,暮雨秀美可爱,宛如春兰秋菊,各有千秋,

    柳庆见她脸红语塞,便知她根本选不出来,于是便自己替她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就你,过来。”

    被点到名的暮雨,挺着硬涨不已的yinjing,有些无措的靠过来。

    柳庆忍耐得也十分不好受,喘着粗气,大滴大滴的汗珠从额角,后背滚落,他强忍着贯穿她的欲望,从她紧窄的花道里抽身出来。

    啵地一声,宛如弯刀一般的rou刃被拔出,yin液淋淋沥沥的往下滴落,骤然的抽离,两人都克制不住的呻吟出声。

    暮雨欣喜若狂,赶忙从他手里接过她。

    暮云失落了片刻,也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卿卿有气无力的瘫软在少年结实的臂弯里哼唧了声。

    暮雨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主人,脸上尽是虔诚与激动。

    终于,他终于要得到她了!